LuFFy

[利艾]lead me to your heart

Syou.:

※背景为现代架空,轻松日常向


※艾伦中学生设定


※看见英文名就说明不是我想的了,感谢小虎斑的帮助


   带我去你的心窝窝←这才是我的版本


※很久前就写好了大纲的一篇,写出来算是复健一下orz


  全文无撸点请和错别字一起包容我吧【。


  


 


01.


 


艾伦十三四岁的时候,觉得学校是一座牢笼,囚禁了他的脚步,让他没办法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


不过上了高中之后,艾伦就发现自己那种半句话一转行的中二想法和说话方式太可笑了。虽然没到多严重的地步,但也是想起来就会有点不好意思的程度。


同时留下的还有一个习惯性的毛病,那就是每天午休都要去学校顶楼的天台一个人呆着。透过标着“禁止攀爬”的铁丝网俯瞰自己生活了十多年未曾离开过的城市,从日复一日的景色中寻找新鲜感。


而总是在期盼的新鲜感来得十分突然,给他打了个猝不及防。


 


02.


 


事情的起因是艾伦如往常一样在午休时间上了天台。


而原本总是只有他一个人的这片地方多了个陌生的人,校服和自己的有微妙的不同,应该是高年级生。虽然那个身高不太像。


对方一头利落的黑色短发,坐在铁丝网前看手机,旁边守着一罐红茶。听到开门声抬眼扫了一眼艾伦,继而像没看见他一样继续盯着手机。


艾伦在愣了一瞬之后,有种自己的领地被侵占的感觉。哪怕他换个位置坐都好,毕竟是这么大的地方。


小眉头一皱,故意摇摇摆摆地走到陌生学生面前,一道影子挡下来,艾伦觉得对他视力不太好,于是蹲下来和他打起商量。


“喂,同学。你能不能换个地方?左边或者右边都很空。”


“那你怎么不去别的地方?”


“……”艾伦没想到对方会直接还嘴,他打了个磕巴,猛地站起来觉得这样很有气势,低头说道,“因、因为只有这里可以看到城市全貌啊!反正你也是玩手机,换个地方也一样吧?”


对方抬眼看他,黑色的眸中透着些蓝灰,让那双有些无趣的眼看起来十分有神。以及,压倒性的气势。


仅仅是对视,艾伦都下意识地差点向后退。


收起手机,抓住红茶罐口站起来,不紧不慢地回答艾伦刚才的问题:“就像你是为了俯瞰城市这种理由一样,我也有非在这里不可的理由。”


微微弯下身,把喝了一半的红茶稳稳落在长椅上。微风拂过扫起他额前的碎发,眼神中带着并不明晰的挑衅。


“这里顺风,坐着舒服。”


艾伦要爆炸了。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能用这么平淡的语气说出如此让人火大的话。


“哼。”用鼻子冷哼一声,艾伦挑着眉毛向后撤了两步,边说着话,边挽起了袖口到手肘位置,“如果我说,我一定要这个位置呢?”


打架的意味不言而喻。


而面对艾伦明显要挑事儿的态度也没有半分动摇,对方慢条斯理地整了整领口。声音略低,伴着过耳的风声一起传入艾伦耳中:“那就看你想怎么表示了?”


结果是艾伦被分分钟撂倒。


“好疼啊……”艾伦爬起来,屁股火辣辣的疼,看看手心也因为刚才摔倒有点蹭破皮儿。


正在想着要不要舔舔消毒的时候,面前递过来了张消毒湿巾。


“啊,谢谢。”艾伦接过来,轻轻擦拭细小伤口周围。


所以说男孩子之间的相处总是简单得过于直线,打一架之后成为朋友得事情非常普遍。面对能一下把自己撂倒的这个家伙,艾伦非但没了刚刚的怨念,反而还油然生了些敬重。


“我叫艾伦,艾伦·耶格尔。”


“……利威尔。”


见利威尔没有说全名的意思,艾伦也没追问。


利威尔坐下啜了口红茶,那味道似乎不太合他心意,嘴上浅浅啧了一声。见他旁边空着一大半,艾伦过去一屁股坐下,两人贴得近的不得了。


“利威尔你是高年级的吧?”


“啊,算是吧。”


“二年级?三年级?”看身高实在是猜不出来,艾伦想了想,又想继续追问别的,“我……喂喂,做什么?”


利威尔把红茶贴到艾伦脸上将他推开,艾伦顺手接住,揉了揉脸。还真是有点凉。


目光追着起身离开似乎要走的利威尔,艾伦觉得他很帅气。该怎么说,就是浑身散发着一种成熟的气息,让他很有兴趣。而且说不定是有故事的不良少年?毕竟身手这么厉害。


利威尔走出几步,这才回头叫他,“艾伦。”


艾伦:“嗯?”


利威尔:“我只是想找个地方呆着,你愿意来就来,坐在哪里都可以。”


艾伦眨眨眼。这是多么温柔的人啊——


见艾伦没应声,利威尔等了几秒,最终转身欲走。


“利威尔!”这次是艾伦叫他。


利威尔立马回过头,反倒回答慢了几秒,“嗯?”


艾伦扬起手中的红茶冲他笑笑,“明天见!”


一愣,在转身的时候扯开浅笑,“啊,明天见。”


 


03.


 


明天见。


这句话,一说就说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
艾伦在那之后也会每天像之前一样在午休时间去天台,每天每天,利威尔都会在自己到之前就出现在那里。艾伦曾经试过早半节课过来,发现利威尔还是比自己早,这更让他确定了利威尔就是翘课成习惯的不良少年。


利威尔手边的罐装红茶换过好几个牌子,终于在一周前决定下来。而在身体的另一边,就是给艾伦留下的位置。


从一开始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,现在艾伦都会带着便当过来吃。


“利威尔你真的不吃吗?”艾伦嘴上这么问着,可是吃得带劲完全没有让利威尔尝尝的意思,“我妈妈做饭真的很好吃。”


“你自己吃吧。”利威尔回答得很平淡,补了一句,“你的午饭口味太甜了。”


“有吗?”


“有。”


“哦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好了好了,吃饱了!”艾伦擦擦嘴收拾好饭盒,伸了个大懒腰,摇摇晃晃差点摔倒还是利威尔从后面撑了他的腰一下。


回头笑了笑,艾伦站直身子踩上了长椅。因为已经十分熟练了,所以完全不会碰到坐在一旁的利威尔。他双手抓在铁丝网格上,明亮的绿眼睛看向远方。


“每天都看,有什么好看的?”利威尔仰视艾伦,只看到个下巴。


“那利威尔每天都喝红茶,有什么好喝的?”


“这是享受生活的一部分。”利威尔用很有道理的语气说道,“我是在消费物质,你却是在浪费精神。”


“怎么这么说啊?”艾伦苦笑,伸手去拽利威尔的肩膀。


“艾伦——”利威尔低喊一声,因为艾伦他差点把红茶洒了一身。


“抱歉抱歉。”艾伦敷衍地道歉,又扯了扯利威尔洗得有些褪色的校服,“利威尔你也站上来,快快快,别喝了!”


拧不过艾伦的拉拉扯扯,利威尔无奈地和艾伦并排一起站着。


眼前是一片开阔的视野。


“你看那条路,能通到学校,看到这里没问题。”艾伦声音愉悦地给利威尔讲起来自己眼中的景色,“过了那边的树林,就是城市的样子了。”


“虽然建筑占了大多数,但是你看,绿化带也看得很清楚。有很多树,也有很多花,还可以看到广场的喷泉。”


“再往远处看,港口附近。大海和天空连成一片,远远的,远远的,好像能看到很远的地方!利威尔你快看那些会动的小黑点!是海鸥!”


艾伦的声音本来就偏高,因为情绪高昂,音色更加清亮柔软。


因为比肩站着,利威尔轻易地看到了艾伦的侧脸。还没有完全长开的面部轮廓线条柔软,尚带着些许稚气。那双宝石般漂亮的绿眼睛中透着天空的色泽,眼中似乎包含着整个世界。


“你喜欢吗?”利威尔轻声问。


“什么?”


利威尔略作思考,重新问道:“你喜欢你每天看到的景色?”


“嗯。不过也有些不一样。”艾伦思考起来,“我喜欢的是……有一天看到的不再是这种景色。以后有了时间,我想出去玩一玩。不都说在熟悉的地方看不到景色?我想……去看看不一样的景色。”


那语气,好像此刻他已经背上了行囊远走他乡。看到了同一片天空下截然不同风景。


艾伦握住铁丝网的手一点点握紧,好似在压抑着心中雀跃。


等回过神的时候,自己的手已经碰到了艾伦的。


艾伦:“嗯?怎么了?”


利威尔一怔,顺势抓住艾伦的手让他松开,说教般的口吻:“不要那么用力抓,很危险。”


“啊,其实没什么。”艾伦笑得有些得意,“其实我还爬过这个!”


“啊,我知道。”


“利威尔怎么知道的?”


“……猜到的。”


“利威尔还真是懂我……”艾伦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没看到利威尔神色中的异样。刚想再说什么,就听到操场上哨声长鸣。


“都这个时间了?”艾伦从椅子上蹦下来,不忘用纸巾把踩过的地方擦干净,“该回教室了,利威尔不一起吗?”


利威尔也下来把长椅反复擦拭,艾伦帮他拿着红茶,擦得艾伦都觉得反光刺眼了才停下动作,“你先回去吧。”


早就默认利威尔是不良少年的艾伦只是叹气,把红茶递回去,“偶尔也去上课啊。”


利威尔沉默接过,每次面对这种话题他都装傻。


“那我先回去了!”艾伦心情不错,关上天台门的瞬间忽然有个奇妙的想法在脑海中爆炸,急忙大喊一声,“利威尔,等放假了我们一起出去玩吧?”


利威尔愣住。


“不说话就是答应了?三二一好了不许再反悔了!记得早点回去——”


砰——


直到急促的脚步声再也听不到了,利威尔才露出个好笑的表情。他扬起手中的红茶,置于面前轻轻一吻,然后贴到脸上。


好像,还能汲取到艾伦的温度。


一起出去……吗。


 


04.


 


放假出去玩儿的事情被艾伦提上了日程,他还特意查了不少资料。偶尔路过高年级教室的时候会看看利威尔在不在,然而从来没有看到过。


每次见面都只有中午,商量的时间不长,不过慢慢悠悠地也有了雏形。好几次艾伦想教训一下利威尔不要老翘课,可莫名其妙地就会忘记。


后来艾伦自己反省了一下,也许是气氛问题。每次只要在利威尔身边,不知道为什么就总是忘事儿。也许是因为在他身边太过安心,沉浸和他两个人相处的时间了。


艾伦身边的朋友都是青梅竹马级别的,在同学中让他能够这么喜欢的人,利威尔还是第一个。


“利威尔——”砰的一声,天台的门差点被艾伦拆下来。


“那么着急干嘛?”利威尔递过纸巾,让艾伦擦掉额头的汗。


艾伦气喘吁吁地说不出话,只是不停地擦汗,很快就擦湿了。他脸上红红的,身上还穿着运动服,看起来是匆忙跑来的。


咽了咽口水,赶紧解释起来:“刚才被老师拉去干活,所以来晚了。等很久了?”


“看出来了,你身上还没换衣服。我没等太久,你先喘喘气。”看艾伦不自觉地老舔有些干燥的嘴唇,利威尔看看手上喝了一半的红茶,“要喝吗?”


“可以吗?”


“啊。”


艾伦接过红茶,本来只说润润嗓子,结果一喝就停不下来了。


“啧,慢点喝。”


“咳咳咳咳——”


“……”


利威尔急忙给呛到的艾伦拍后背。


“呼——复活了!”艾伦刚要把红茶还给利威尔,却发现只剩一个底儿,有点不好意思地把手收回去,“明天我再给你买一罐。嗯……味道的确不错。”


“不用了,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。”利威尔说着,目不转睛地盯着艾伦。


少年的发梢被汗水濡湿,结在一起贴于皮肤上。背心也湿了一片,透过半透明的运动服能看到肉色和肌肉线条。


赶紧收回目光,换了个话题,“你还没吃饭吧?”


“啊,我今天忘了带便当,本来说去随便买点的。”身上还热乎乎的,艾伦两只手一起给自己扇风,“啊,现在时间还早,我们一起去食堂吃吧?正好我查了不好资料可以和你慢慢说。”


“……我就不去了。”利威尔立马拒绝。


“为什么?你怎么这么不合群?”艾伦带着一身热气靠近利威尔,“我基本猜到的,利威尔你一定是那种内心很温柔善良,会在雨天救被遗弃的小猫的类型。但是只是看上去太有气场,所以没什么朋友,干脆自己躲起来。内心还是渴望和人交流的吧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你一脸‘全被你说对了’的表情。”艾伦信誓旦旦。


“我只是不好意思告诉你基本全猜错了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你现在可是一脸‘起码要对三条’的表情哦?”


“被你猜中了——”


“你太好懂了。”利威尔微微叹一口气,下意识地摸了把艾伦的头,揉了揉。


两个人都是呆住。


利威尔撤回手,开始擦沾上汗水的手掌。艾伦则是有点不在状态,他可是,第一次被家人以外的人,用打架以外的意义碰到头。


“咳咳,那个。”艾伦抓抓脸,“我们一起去食堂吧?我也想和利威尔一起去个什么地方,起码从校内开始……”


利威尔的表情有些纠结,最终在艾伦期待的眼神下,还是拒绝了,“艾伦,你自己去吧。”


“为什么?!”艾伦的耐性消磨得很快,眼睛睁得大大的,“只是一起吃个饭吧?!”


“既然只是一起吃个饭,你自己去不就好了?”


艾伦忍不住就笑了,不过是被气得,“我真是不明白了,你每天这么无所事事的,不去上课,连人多的地儿都不去?我说了这么多次你每次都在拒绝!拒绝!拒绝!你真的把我当你的朋——”


原本拔高的声音戛然而止,艾伦的话没能说完。


红茶哐当一声掉落在地,在地面上滚了半个圈。


他被吓到了,真的是吓到了。


利威尔正在恶狠狠地盯着自己,整张脸看起来都是黑的。那种压人的气势比第一次见面时候比起来完全不是一个等级,像是什么沉重的东西砸在了自己的胸口,简直喘不过气来。


他盯着利威尔,好像听到了利威尔在用低沉冰冷的声音告诉他:你和我有什么关系?


艾伦嘴张了张没能说出话,被利威尔那眼神压迫地向后退了几步。半晌才勉强挤出几个字,组成了破碎的一句话:“你……随便……吧……”


转身离开的时候门无力地关上,吱呀一声。


利威尔伸手扶住自己的额头,呼一口气,一脚踹飞了躺在地上的红茶罐。叮呤当啷一顿响,又恢复了尴尬的寂静。


最后还是捡了回来,以及把地上渗的一点点红茶渍擦了干净。


 


05.


 


艾伦和利威尔置气,一连好些天都没再去天台。


话虽这么说,实际上他是希望利威尔能先来找他的。所以每天都盯着班门,看看那个熟悉的身影会不会过来。不在教室的时候也内心忐忑,想着回来的时候就有同学告诉他:喂,刚才有个高年级的小矮子找你。


然而利威尔并没有来。


“什么啊……”艾伦抱着之前整理好的资料,拎着两罐红茶往天台走,他把这种行为称为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腿,“还真是要等我先来啊……”


仔细想想,也不是什么值得吵架的事情。


利威尔比自己大,做事也有分寸,万一是超级优等生早就被录取了呢?而且当时他表情那么差,可能只是因为背光的关系。


找了这么多理由,艾伦站在天台的门前,深呼吸几口气,抖抖肩膀,若无其事地开门。


“利威尔——我给你买了红茶——”


眼前是熟悉的景色。却没有利威尔在。


“利威尔?”艾伦心里咯噔一下。


自己为什么就那么天真,觉得利威尔还会在这里等他呢?


因为利威尔不在,艾伦越发觉得是自己的错了。每天都带着两罐红茶去等他,哪怕让自己道歉也好,这么消失不见真的让他心里难受。


第一天,利威尔不在。


第二天,利威尔不在。


第五天,利威尔不在。


就这么过去了一个星期,艾伦已经喝腻了红茶的味道,可是利威尔还是没有出现的意思。最可恶的是,他还没有任何利威尔的联系方式。


于是艾伦行动了,挨个去高年级的教室找利威尔。


可是当他问完了三年级的最后一个班,他都没找到一个叫利威尔的学生。


 


06.


 


接下来的日子像是做梦一样。进入了阶段考,加上学校的各种活动,充实却没什么实感的生活让艾伦暂时不再去天台,也没了心思去思考关于利威尔的种种。


只是偶尔躺在床上想着到底有没有利威尔这个人存在的时候,想起曾经停在头上的触感,艾伦十分确定那绝对不是幻觉。


虽然利威尔不是他们学校的学生,但是却是存在的。


等到忙碌的日常告一段落,艾伦又恢复了每天去天台这件事。他想,说不定某一天推开门,就能看到利威尔在那里喝着罐装红茶,身边是给自己留的半个座位。


在往天台楼梯的拐角,艾伦低着头走,看到一条影子投过来。目光稍微抬高,刚看到小腿以下就确定了这是谁。


猛地抬起头,利威尔正站在楼梯的最高处,居高临下地看自己。只是因为背光,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。


“这一天来得太快了吧?!”艾伦自己都惊讶,大喊一声蹦蹦跳跳地上了楼梯,原本想过的很多话脱口而出之后就完全不一样了,“这么些天你去哪儿了?!”


一个问题出口之后,就有说不完的问号冒了出来。本来想再说点什么,却毫无防备地被利威尔的一个拥抱全部堵了回去。


两个人经常凑在一起,可是这么亲密的行为还是第一次。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艾伦总觉得利威尔身上的味道和自己接触过的学生都不太一样。有着浅浅的清香,很清澈的那种。


不过,也正因为这个温暖坚实的拥抱,艾伦再次确定了利威尔这个人,是真的存在的。


“利威尔。”


利威尔不做声。呼吸声比刚才略重。


“利威尔你松开,你身上肌肉好硬,咯的疼。”


“……”


 


07.


 


“我的确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。”


两个人并排坐着,一人拉了一罐红茶喝,是利威尔先开的口。


“啊,我已经知道了。我可是像个傻子一样每间教室都去问了……”


“……”


“你的校服哪里来的?”


“我以前是这所学校的学生,校服已经是旧款了。”利威尔给艾伦看自己的领口,“你看这里,颜色和花纹其实都有些不同。”


“啊!真的——”


两个人一起抬头差点撞头,利威尔向后撤了撤,和艾伦拉开距离。这个细微的动作难得的被艾伦注意到了,他不太开心地又凑了过来。


“你躲我干什么?我还没找你算账。而且你扮成我们学校的学生做什么?”


“……我是在想接下来的话要怎么对你说,才不会吓到你。”


“我能有什么吓到的?”艾伦说的不以为然,他冲利威尔笑笑,“有什么直接说就好,只要你有什么话都对我坦白,我就很开心了。”


利威尔的心简直都被温暖了。


略作思考,决定抛出直球:“那,你听好了。”


艾伦点点头。


“我是因为你才来的。”


“……”


艾伦的沉默是因为他没明白利威尔说的话是什么意思。


当然,利威尔也知道艾伦的理解能力和想象能力都有限。于是他站起来,站到了椅子上,就像平时艾伦那样,用手抓住了铁丝网格。


“你还记得之前你说,你爬过这个,我说我知道吗?”


“不是猜到的,而是看到的。那天我就在下面那条路上,坐在车里。阳光很好,不刺眼,我从车窗里就看见了你。”


“你半个身子都探了出去,脚踩在固定架上,冲着天空张开了双臂,笑得很开心的样子。”


利威尔说着,语气温柔,像是想起了什么美好的回忆。停顿片刻,补充道:“后来你被教导主任拉下来扛走,你挣扎中打飞了他的假发我也看到了。”


艾伦:“……”


“题外话而已,我想说的是……”利威尔站着俯视艾伦,眸中带着点点亮光,“那一天,我对你一见钟情了。”


艾伦:“???”


“所以我才装成学生混进来,为了能离你近一点。不敢去人多的地方也是因为怕暴露……”


“一见钟情什么意思?”


“……你还停在那里吗?”


“等等……利威尔你说对我一见钟情,还为了接近我混进来……”艾伦越想越觉得这是个离奇的故事,但是偶尔看过的八点档此刻灵魂附体,脸一下子红了起来,嘴上结结巴巴,“难道……你……你……你——?!”


利威尔毫不掩饰地发射了炮弹:“啊,我喜欢你。”


艾伦脑袋里的小宇宙爆炸了,一朵朵高热度的蘑菇云从脑顶喷出来。
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艾伦大叫着等到没气儿了,才咳嗽了两声。


“叫完了吗?”利威尔跳下椅子,站在他面前揉揉一边耳朵。


艾伦点点头,又说:“我还想再喊一会儿……”


“先忍着,等我把话说完。”


“哦。”


利威尔还是有些紧张,肩膀有些僵硬,“我知道你很惊讶,会觉得很奇怪甚至觉得恶心。但是你说让我直接说,我就不会保留地全部告诉你。”


对上艾伦的双眼,一字一句认真道:“艾伦,我喜欢你,性方面的意思。我绝对不是抱着玩玩的态度,而是真的因为喜欢你,才会对你产生欲望。”


这句话说得有点吓人,艾伦的脚挪了几步,下意识想跑。不过利威尔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,让他无处遁形。


男人的手掌很热,起了些汗,微微的湿润。艾伦觉得自己的手腕都要被他的体温融掉了,只能有些忐忑地盯着他,看看他还会说什么。


而利威尔已经作出了最大的努力,已经再说不出什么了。他只能张张嘴,发出自己的请求:“我希望你不要跑,好好地,考虑这件事。”


要怎么考虑?艾伦的脑袋一团糟,这种等级的事情他根本思考不出来啊!


可是,有时候感情就是这么奇妙。艾伦明明还不明白所谓的爱情是什么,却依旧被利威尔眼中流露出的神色感染了。那种感觉,好像世界这么大,利威尔眼中却只有自己一样。


艾伦低着头不作声,两个人这么僵持了些许时候,利威尔缓缓松开了手。


他害怕,自己会逼的太紧。


“我……”艾伦发出一个音,利威尔就激动地看向他。


艾伦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,抱着头挠了半天,揉成了乱糟糟的样子。利威尔看不过去,伸手细心地帮他整理。


又沉默片刻,艾伦站了起来。


“利威尔,我——”气势很足,对上利威尔模样的时候又弱了下来,像是没吃饱饭的小动物一样,“我……那个,我是想说……”


“你说的事情,我不是很懂,也没想那么多……我觉得这种事,我说不好……”艾伦眼睛左瞧瞧右看看,“也说不定……我会喜欢上你……?”


带着试探性的尾音,眼睛小心翼翼地瞟过来。


利威尔黑着脸叹了一口气,很嫌弃的表情。


艾伦:“什么啊?!我是很认真的回答的!”


“我知道,所以才可气。”利威尔揉揉眉心,细长的眼很是无奈,“你这种说辞太狡猾了,这不是给了我希望吗?”


要不是艾伦的话,他一定觉得对方在耍他。


“有吗……”艾伦思考,忽然反驳,“利威尔你混进来才比较狡猾吧?!”


两人双双无语。


半天之后,艾伦伸手打了利威尔一下:“你还有什么要说的?”


“……你这副一脸‘有话快说我还要上课’的表情真……啧,可恶的小鬼。”


“利威尔你还不是小鬼?!”


“我可比你大。”


“什么?!”


“……总之。”利威尔放弃和艾伦说太多话,自己说不到重点,艾伦也理解不到重点,“艾伦,我会等你。”


“?”


“我会等你给我一个答复,不管是答应还是拒绝。”


艾伦转转眼睛,“我要是拒绝的话怎么办?”


利威尔的表情理所当然,“继续追求。”


莫名的,被这个表情击中了心里某个地方。艾伦一时说不出话,避开眼神蹭了蹭鼻子。


“艾伦,”利威尔问他,“我能不能抱抱你?不会做其他事情的。”


“啊?可以是可以……”艾伦思考了一会儿,决定同意,于是张开双臂,“来吧……”


然而利威尔一抄手把艾伦公主抱了起来。


“哇啊啊啊——”艾伦想跑,可是跑不了,脚踹来踹去,“放我下来——这样好耻啊?!”


“这就耻了?”利威尔就算被艾伦推着脑袋都没松一点点力气,眼神扫着他淡然说道,“我可是还有很多事想对你做。等你接受我之后。”


“……”


艾伦觉得自己,前途堪忧。


 


“说起来,利威尔你比我大。”


“怎么了?”


“也就是说你从高中开始就没长……好疼!”


 


 


End.


 


 


#后日谈


 


艾伦报考大学的时候,向利威尔说了自己的志愿。利威尔露出了很微妙的神色,艾伦当时还以为是他觉得自己考不上才那副表情,但是后来才知道并不是那样。


因为,利威尔竟然是自己大学的教授。


外貌欺诈!


艾伦当时的一切感想汇成了这四个字。


不过想想自己那时候还以为利威尔是有故事的不良少年……真是想想都觉得自己蠢。


上了大学之后,利威尔每天都骑车载着艾伦从宿舍出发去上课,和谐悠哉的生活比想象中还要过得快。转眼到了大二的暑假,艾伦为了打工方便所以不回家,利威尔也干脆一起住在宿舍不走。


于是利威尔又开始每天去接打工的艾伦,一起吃过饭再散步回去。


很普通的一天,打工结束之后他们一切照常。艾伦买了附近新出的香草布丁,排队花了点时间,回宿舍的时候天色有些晚了,不过还没黑下来。


艾伦一连吃了三个布丁,忽然想起了什么,问道:“利威尔,我们这样算交往吗?”


利威尔刚把收回来的衣服叠好,对艾伦这问题也不惊讶,平淡地回答:“大概吧。只不过交往之后应该会做些更大人的事情。”


艾伦咬着勺子思考,把最后一口吃光,正襟危坐,一拍大腿:“我也是时候成为大人了吧。”


听到这话,利威尔才愣了神,目光落过来。


艾伦看着他语气坦然,认真地说道:“如果我们现在的相处模式和我们交往是一样的话,那么我是喜欢利威尔的。”


理所当然的语气,坦率的表情。


利威尔愣了一会儿,走到窗边大开窗户,乘着夕阳的余晖吹起了暖风。


他想要静静,冷却一下此刻的心情。


然后,利威尔转回身走到艾伦面前,抱着他的脑袋和他额头相抵。


“利、利威尔?”


没想到进度这么快,艾伦有些吓到了。


落到自己面颊的是艾伦口中的香草布丁味道,利威尔的鼻子和他蹭了蹭。


“艾伦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
“我,我也……唔。”


利威尔的手护住艾伦的头将他推倒在地,温柔却又有些克制不住地吻他。


甜甜的味道丝丝渗透到自己的口腔,彼此的温度都在节节攀升。


艾伦因为害羞而有些不自在,几乎不敢呼吸地承受着利威尔的吻。腿下意识地动了动,正好触到利威尔的下体。


然后,像是碰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,艾伦惊慌地挣脱利威尔的双臂。


“利威尔你下面怎么回事?你管管啊!”


“……”


 


 


Fin.


 


 


#这就是个狡猾的大人装嫩攻略艾伦的不要脸故事#


#你问为什么天台没别人去?这是因为剧情需要啊#


#带我去你的心窝窝是玩笑正确的是引我全然归你#





评论

热度(174)

  1. 一叶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引我全然归你😆